人体气的运动

       气是具有很强活力的精微物质,通过其运动不息而激发和调控机体的新陈代谢,推动人体的生命进程。气的运动止息,机体新陈代谢的气化过程停止,即意味着生命过程的终止。

       气机的概念

  气机,即指气的运动。人体之气处于不断的运动之中,它流行于全身各脏腑、经络等组织器官,无处不到,时刻激发和推动着人体各脏腑组织的生理活动。气也只有在运动之中才能体现其存在,发挥其效能。人体正是由于气的不断运动,才能吐故纳新,升清降浊,生化不息,维持正常的新陈代谢及生命活动。气的运动一旦停止,就失去了维持人体生命活动的作用,人的生命活动也就会终止。“气之不得无行也,如水之流,如日月之行不休。”

       气的运动形式

  气的运动形式,一般可以归纳为升、降、出、入四种基本形式。升降,是气的上下运动;出入,是气的内外运动。人体之气运动的升与降、出与入是对立统一的矛盾运动,广泛存在于机体内部。一方面,升与降、出与入,以及升降与出入之间既相互制约,又相互促进,保持着协调状态。“无升降则无以为出入,无出入则无以为升降,升降出入,互为其枢者也。”另一方面,虽然从某个脏腑的局部生理特点来看有所侧重,如肝、脾主升,肺、胃主降等,但从整个机体的生理活动来看,升与降、出与入之间必须协调平衡。只有这样,人体之气的运动才能正常,各脏腑的生理功能才能正常发挥。因此,气机升降出入的协调平衡是保证生命活动正常进行的重要环节。

       脏腑之气的运动规律

       脏腑是人体之气升降出入的主要场所。脏腑功能的完成,依赖于气的升降出入运动,每一脏腑气的升降出入运动是促进该脏腑功能活动实现的内在基础和根据;气的升降出入运动,也只有通过脏腑的生理活动才能具体体现出来。脏腑之气的运动形式,受脏腑所在位置和生理特点的制约,而呈现出一定的规律性。首先,脏腑位置有高下,一般而言,高者主降,下者主升。以五脏而言,心肺位置在上,其气主降;肝肾位置在下,其气主升;脾胃居中,通连上下,为升降之枢纽。其次,五脏与六腑相对而言,五脏化生、贮藏精气,以升与入为主;六腑传化水谷,排泄糟粕,以降与出为主。第三,升中有降,降中有升。五脏之气以升为主,如脾气升清、肺气宣发布散精微等;但升中有降,以推动浊气下行排泄,如肺气肃降通调水道,肾气降浊形成尿液而排出体外。六腑传化物而不藏,以通为用,以降为顺,其在饮食水谷的消化吸收过程中,也有吸收水谷精微和津液的作用,总体为降,但降中寓升。第四,升降出入相反相成。即就脏腑之间的关系而言,脏与脏、脏与腑之间的升降处于协调平衡之中,如肺主呼气、肾主纳气,肝主升发、肺主肃降,脾主升清、胃主降浊以及心肾相交等,均呈现出升降出入相反相成的关系。而且在某些脏腑,其本身就是升与降的统一体,如肺的宣发肃降、小肠的分清别浊等。

       总之,在生理状态下,脏腑之气的升降出入运动,既表现出不同的运动特性,又保持着升与降、出与入的整体协调平衡,从而保证了机体不断从自然界中摄取人体生命活动所需的物质,并通过气化作用,升清降浊,摄取精微,排泄糟粕,维持物质代谢和能量转换的动态平衡,共同完成人体的新陈代谢,促进生命活动的正常进行。气的升降出入运动失调,就会引起各脏腑组织的功能异常,导致各种疾病的发生;若气的升降出入运动停止,人的生命活动便告终结。“出入废则神机化灭,升降息则气立孤危。故非出入,则无以生长壮老已;非升降,则无以生长化收藏。是以升降出入,无器不有。”

       气运动失常的表现形式

  气的运动正常表现在两方面,一是气的运动必须通畅无阻,二是气的升降出入运动之间必须协调平衡。这种状态通常称之为“气机调畅”。当气的运动受阻而不畅,或升降出入之间失去协调平衡时,称之为“气机失调”。由于气的运动形式是多种多样的,所以气机失调也有多种表现。临床上常见的气机失调有:气的运行受阻而不畅通,称为“气机不畅”,如肝气不舒等;若气行受阻较甚,局部阻滞不通,称作“气滞”,如肝气郁滞、脾胃气滞等;气的上升太过或下行不及,称作“气逆”,如肝气上逆、肺气上逆、胃气上逆等;气的上升不及或下降太过,称作“气陷”,如中气下陷等;气的外泄太过而不能内守,称作“气脱”,如气随血脱、气随液脱等;气不能外达而郁结闭塞于内,称作“气闭”。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