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功之法

  吾所谓行功者,即行我师所传之“八卦行功法”,而世俗庸人视为导引之法也。

   

    其总诀曰:

 闭目冥心坐,握固静思神。叩齿三十六,两手抱昆仑。
左右鸣天鼓,二十四度闻。微摆撼天柱,赤龙搅水津。
鼓漱三十六,神水满口匀。一口分三咽,龙行虎自奔。
闭气搓手热,背摩后精门。尽此一口气,想火烧脐轮。
左右辘轳转,两脚放舒伸。叉手双虚托,低头攀足频。
以候神水至,再嗽再咽吞。如此三度毕,神水九次吞。
咽下汩汩响,百脉自调匀。河车搬运讫,发火遍烧身。
邪魔不敢近,梦寐不能昏。寒暑不能入,灾病不能侵。
子后午前作,造化合乾坤。连环次第转,还返是良因。

 

         其赞效歌曰:

 热擦涂津美面容,掌推头摆耳无聋。

 高攀两手全除战,捶打疼酸总不逢。

摩热脚心能健步,掣抽是免转筋功。

拱背治风名虎视,呵呼五脏病都空。

 

 由此观之,“八卦行功法”实为健身第一妙法。但世人庸俗,纵得此歌,不能解其精义之所在,而昧然自作聪明,率意行之,遂致不能有效,或且反谓此种功夫为不足学。此则可叹!亦世人所以夭寿促寿也。昔者吾师既以予为可教,而独出其奥妙无穷之法相矣。是亦济世利物之心,欲有以传后也。予既得之于吾师,又安敢不传之诸子。庶诸子得之而更传于他人,他人得于诸子,而复传于他人,转辗相授,以广其传,多一人能行此功,则多一长寿之人,多十人百人能行此功,则多十百长寿之人。数百年后妙道相传,则中夏之民皆成长寿之民;大汉古邦,亦成长寿之国矣。此全在诸子之发大愿力,广为流传也。诸子勉乎哉!今且将其总诀,逐句详解之,使诸子知其奥妙之所在,及行此八卦行功之法则步骤,而按法练习也。

 

 闭目冥心坐

 夫闭目者,所以养神也。冥心者,所以敛妄念也。法当盘膝而坐,紧闭双目,内观其心,使一切杂念都归冥灭,灵台朗澈,普照通明。坐时下用厚垫,头须持正,脊须竖直,全身四空,不倚不靠。尾闾应端正,不可偏欹,是为至要。

 

 握固静思神

 握固者,固握其双拳也。固握双拳,所以敛其气也,此闭关却邪之无上妙法也。法当将左右双拳握得紧紧,手心向天,手背向地,而加诸膝头之上,使全身持平端正,以静其心而驱除一切杂念,以凝思存神为主。

 

 叩齿三十六

 叩齿者,所以去心火也,所以集体中之神而使之凝聚也。法当将上下牙齿连叩三十六次,使微微作声。但不可行之过急、叩之急响,以徐缓轻微为主。盖过急则损神,极响反足以动其心中之火,无益者也。宜留意之。

 

 两手抱昆仑

 昆仑云者,喻头也。盖昆仑为山中之主,而头为人身之主也。法当以两手互叉,左右十指互间,紧紧叉住,抱持后脑,掌心贴置耳根,拇指向下,两肘屈成三角,肘平于肩,如是微微呼吸,踵九息而止。呼吸之际,宜极缓极微,不宜有声,有声则气散矣。其所以须以两手抱头者,亦无非敛气之意也。

 

 左右鸣天鼓

          所谓天鼓者,即左右两耳聪门也。鸣者,以手指叩之作声也。鸣之所以使耳聪而外魔不易侵也。法当以两指平置耳门,垒食指于中指之上,作力下弹,务使耳门上发极宏亮之声音。左右各弹二十四下,先左后右,共弹四十八下而止。

 

 二十四度闻

 夫耳之门,即命之门也。二十四之数,暗按无极、两仪、四象、八卦、九官之数,即二十四气也。耳门左右各一,故须各鸣二十四度也。盖欲此二十四气遍布于耳门,使命门之根基牢固,以为延年益寿之基也。弹之极响者,清其火也。

 

 微摆撼天柱

 天柱者,即后颈骨衔接于脊梁者。微摆者,摆摇其肩也。撼天柱者,扭动其颈也。法当扭颈向左右侧视,两肩亦随之而摆动,左右相间行之。各行二十四次,左右共四十八次。此扭颈摆肩,所以去心火而却外魔之侵扰也。

 

 赤龙搅水津

 所谓赤龙者,即口中之舌也。舌为生津之具,津为保命之源,故舌亦可谓为命根。搅舌者,所以聚其津也。法当用舌尖抵上颚,先从左方卷向右方,更从右方卷向左方。如是频频卷搅,使津聚于中。但搅动时,宜徐不宜疾,否则伤源。

 

 鼓漱三十六

 鼓漱者,即聚口中之津,鼓气使出入漱动也。三十六者,周天之数也。鼓漱三十六者,所以鼓动周天之气完聚于身也。法将舌头搅出之津液聚于一处,然后向前吐出至舌尖处,则收而纳之,至舌根处则复吐。如此一出入则为一次,至三十六次为止。

 

 神水满口匀

          所谓神水者,即津液也。盖口中津液经三十六度鼓漱后,已调和匀净而分布于满口,此时全身之气息亦已调和匀净也。

 

 一口分三咽

  一口者,即一口津液也。三咽者,言一口津液分三次咽下,暗合三才之象也。

 

 龙行虎自奔

 所谓龙虎者,阴阳相喻之辞,非真有所谓龙与虎寄于身也。龙行之龙,是身中之神;虎奔之虎,是身中之气。盖如是聚津鼓漱,调匀咽下,则神完气足,阴阳相交,而全身如天地之交泰矣。

 

 闭气搓手热

 闭气者,使全身之气内聚而不散于外也。搓手者,所以左右来往调脉络也。闭气搓手,则气聚脉调,内邪可去,而外魔不侵矣。法当如前盘膝坐,两掌相合,先左上右下,向左旋摩,二十四次毕,两掌易位,右上左下,向右旋摩,亦二十四度而毕。惟搓摩之时,宜十分用力,务使两手心至极热也。若不着力,手心不热,即为无效。

 

 背摩后精门

           背摩后精门者,反手至背后而摩其精门(后腰)也。在两手搓摩四十八度以后,手心已极热,即将两掌移后,紧按精门之上,左右并行搓摩,皆由外向内轮转,行二十四度以后,即握拳紧紧,如握固静神式,置诸膝头之上。

 

 尽此一口气

           气者,人之主。尽此一口气言者,盖尽敛此身中之气而聚于内之谓也。

 

 想火烧脐轮

           想火者,我意之火,非真有形之火也。想火烧脐轮者,我意想中似有火下烧脐轮也。气既凝聚,即以心暗想,运真阳之火,下注丹田而烧之。此虽非真火,人目所不能见,而运之者则觉丹田气暖,真似有火烧之者。至丹田火热,急收气敛火,还冥心坐状。

 

 左右辘轳转

          此辘轳转,指肩臂而言也。先将左臂曲折,连肩向左旋转三十六次,然后右臂亦向右旋转三十六次。此周行血液之法也。左右七十二度之后,仍握拳紧紧还原。

 

 两脚放舒伸

           坐行以上诸法后,为时已不暂,下肢之疲可知矣,若不调和之,必为体病,故宜放之使舒伸也。法当先将盘迭之脚放下,然后徐徐向前伸出,至舒直为度。行之不宜太疾,盖两脚于久困之后而骤疾伸之,则下肢之脉络必至伤损也。

 

 叉手双虚托

           叉手者,两手互交,十指互间也。虚托者,言手虽不举物而凭空上托也。法当交两手于胸次,手背向天,然后反掌向上,用力托去,手背直对顶门。两臂举直后,即徐徐落下。凡一上下为一次,连行九次,仍握拳紧紧,置诸膝上。

 

 低头攀足频

           此运行周身筋络血脉之法也。所谓低头者,不仅头颅前倾,即上体亦须略俯也。先手指放开,两臂伸直于前,手掌相对,徐将上体俯下,双手即从两旁挽入,攀住足心,使头与尾闾成为平形,更徐徐收起。一俯一起为一次,行十二次乃止。

 

 以候神水至

           低头攀足十二次后,即徐徐收回伸直之脚,依旧复原,盘膝而坐,冥目静心,以候津液之至,而再行动作也。

 

 再漱再咽吞

           如前赤龙搅水法,将舌满口扰搅,使津液聚而再如法鼓漱,如法咽下也。

 

 如此三度毕

           所谓一度者,即鼓漱三十六次,咽津三次也。三度共鼓漱百有八,而咽津三次也。

 

 神水九次吞

           行前法三度,共吞神水九次,四时五行之象寄乎其数矣。

 

 咽下汩汩响

           津何以能响?神气鼓之也。是亦犹水不能自作浪,而风吹之以成浪也。咽津之时,必汩汩作响,何也?盖神气既鼓津作响,而津之所至,神气亦至矣。上自聪门,下至丹田,中及各部,神气无不周行,而心亦定矣。

 

 百脉自调匀

 百脉之源,在于气血,而神实主之。神不安而气血必败,气血败而百脉失调,百脉失调而全身病,死机伏矣。若能如前法行之,神与气既周全身,血自随之而周行无阻,如此则百骸俱舒,百脉自调矣。故曰百脉自调匀也。

 

 河车搬运讫

           河车者,道家所炼之真汞也。真汞属水,故此引以喻神水也。所谓搬运者,即运用之使流动,亦即以上所举鼓漱咽津诸法也。此盖言搅津鼓漱咽津之后,精气神流转于周身百脉之间,浑然元气,心定神宁也。其所谓讫者,指神气运行一周天也。

 

 发火遍烧身

           此火非外面有形之火,而体中无形之火,即纯阳真火也。烧身云者,谓纯阳真火,由体内遍达全身各部,使之锻炼其身之外官也。

 

 邪魔不敢近

           邪魔者,非必魑魅魍魉而始称之也,凡外界一切足以害其身心者,皆邪魔称之耳。如能依上法锻炼,则邪魔自远矣。

 

 梦寐不能昏

           梦寐者,妄念之机,足以昏神者也。若敛其心,自然无梦,则神亦不致昏矣。

 

 寒署不能入

           寒暑,外感也。寻常之人,寒则战栗,暑则汗出,则外感未除,身未经锻炼也。若行功既久,体健身强,心泰神安,内魔既祛,外感不生,则寒暑自不能入也。

 

 灾病不能侵

           灾病之来,内邪生之,而外魔侵之。其原实始于心神之间,或因七情六欲外感之深而疾病乘之,或以喜怒哀乐内扰之剧而病乘之,或因口腹滋味之累而至于病,此皆由人之自肇。若行此久者,既无寒暑之切肌、利欲之感情,则疾病自无由而生矣。

 

 子后午前作

           夫子过阳生,午过阴生。子后午前,正阴阳交媾之时、清浊初分之际。行此功者,当于此时,以取其交泰和洽之象,合乎体中神气相交之道,而易得其用也。

 

 造化合乾坤

           乾坤者,天地也,即阴阳二气之始判也。盖言子后午前,善行此功,造化合于天地交泰之理,而其时最合于身心也。

 

 连环次第转

           连环者,周而复始。次第转者,连续不断之意。盖言人若于子后午前行此功,宜于一次之后,续行之也。每日周而复始,连接行六次,则心君泰然矣。

 

 还返是良因

           还返者,七还九返,道家炼丹之妙道,长生不老之法门也。是者,指此种功夫也。万事有果必先有因。得善果者必种善因,种恶因者必得恶果。此循环之理也。此句之义,以为勤行此功,而长生不老、神仙还返之道,其良因在于此,实为证道之基也。诸子悟乎?我在昔不曾云乎:健身之道,长命之源,我虽非仙,活二百五十余岁而不衰老病死者,行此之功为多也。


 以上是长寿老人李青云所传的行功之法,与目前流行的十二段锦极为相似,为了便于对此功法的理解,现附上十二段锦的链接。请点击观看视频:

   十二段锦功法演示         十二段锦功法教学

上一篇:安神之法
下一篇:行动坐卧亦当有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