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论

        综上所述,对于儒家道统圣脉之一贯心传,与孔门圣功神化之修养心法,作了一个勉可称为简要精微而有系统之叙述。对于羽翼 经训,垂范方来,或不无小有补益。文虽系匆匆急就,然不少处,确能发二千余年来前人未发之微,抉二千余年来前人未抉之隐!且其非 议先贤处,旨在维护道统,而上继圣脉,下开来者;即一字一句之辩证,亦无不本诸圣义,复综条贯,以期无失统绪。夫为学贵乎能有自 得,而不贵得人之得,故孟子曰:“君子深造之以道,欲其自得之也。” 又曰:“性与天道,非自得之则不知。”余三十年来,凡求之于四库二 藏中之先贤典籍而不可得者,间能于静坐澄心中无意得之;凡此等得,恒为独得,而非共得。自我得之,自我述之,其所得之是非毁誉, 初非所计也。
  夫圣人之学,不在博学多识,而在躬行践履功夫。故《论语》记: “夫子谓子贡曰:赐也!汝以予为多学而识之者欤?非也;予一以贯 之。”曾子谓夫子一贯之道,为忠恕而已矣;大误!故水心有“一贯之旨,因子贡而粗明,因曾子而大迷”之论,并非狂说也。夫为道不在多 识前言往行,而贵本心之自觉、自悟、自明。在书本上求道,只是圣学与义理而已!必须在心性上、行为上去笃实修道,须臾不离,以求实 证,方为作圣人之血脉与头脑功夫所在。故象山谓:“今日学者,读书只是解字,更不求血脉。”颜习斋更坦说:“自汉晋泛滥于章句,不知 章句所以传圣人之道,而非圣人之道也。竞尚乎清谈,不知清谈所以阐圣人之道,而非圣人之道也。”
  吾人今日提倡圣人之道,提倡作圣人,提倡如何作圣人之内养功夫,人或笑为迂!当今日人类正疯狂地向外发展,群相沉溺于 “物质世界”、“功利世界”、“人欲世界”,而不能自拔;圣人事业,早已弃如草芥。吾人却来提倡人生应力求向内发展,应陶融于“精神 世界”、“道德世界”、“人性世界”,以求人生之最高完成!非迂而何? 唯富贵功名与帝王事业,绝非人人可自求而即可自成自得者,以 其求在外者也,求在人者也。至若圣人事业,则人人皆可自求而即可自成自得者,以其求在内者也,求在我者也。此则万世以上如 是,万世以下亦复如是!今当科学技术与物质文明一日千里之际,欲挽救世界人类免于物化、兽化,以及自我毁灭之厄运,亦唯有提 倡注重身心性命道德修养之圣人事业一着,使人心之所向,能改途易辙,收拾向里,对身心能有一自觉而至善的安排,并能提持向 上,自作主宰,不为物欲所奴役,不为机械所驱驰,则舍此别无他途可循矣!
  孟子有言曰:“万物皆备于我。”修圣人事业,其心灵与性灵上,确有“万物皆备于我”之境界在。且由此而进之,则尚有“天地皆备于 我”之境界在。再进而上之,极六合,一时空,复尚有《阴符》所谓“宇宙在乎手”之“宇宙皆备于我”之境界在。递转递高,至其极也,则我 与天地宇宙浑然一体而同流矣!
  本文次一重点,即在开示圣修心法与内养功夫一个具体纲要。圣功神化功夫,全在涵养与锻炼;只是进学明理,无益也。修圣人之 道,多一分涵养与锻炼功夫,便多精进一分道;多十分涵养与锻炼功夫,便多精进十分道;日积月累而岁不同,期之三年五载,甚有可观。 中间切忌间断,一日曝之,十日寒之,即修一百年,亦修等于无修也。一日间断一分功夫,便减一分道,日损月减,不但圣人道气日消,且 道气久亏之结果,势必至与凡夫无异,甚且将去禽兽不远矣。理可顿悟,德须渐修;道可顿明,圣须渐进。禅宗认为“明心见性,立地成 佛”。儒家则认为明见之后,成佛则可,成圣则尚未也!圣功神化之事,于明见成佛之后,尚大有事在。是以儒家修圣人之道,于“尊德 性”与“道问学”二大纲领,须同条互贯。
  次宜“于圣学则道顿悟,于圣功则尊渐修”;顿渐二大原则,亦须融为一炉,同体互用。当顿则顿,当渐则渐;当明心见性时则用顿;当 积功累行时则用渐:二者相辅相成,相反相得,无所用其轩轾也。宗门中南顿北渐,各执知见,互为水火,其所以然者,不能大也。同不同 之谓大,通不通之谓化;孟子曰:“大而化之之谓圣,”吾儒圣人之道,在其能大而无极,化而无方;故能乘宇宙而合天地也!由此可证宋元 明清诸儒之所以各立门户各执知见,而又争执不休,各不相容、各不相让者,要亦不能大也!不能化也!
  最后,本文于功夫简立十二条目,以明圣修之内养体系;俾世之学人,知儒家之静坐修圣心法,较之禅佛与丹道派所标举所建立 者,有过之而无不及。宋明以来诸大儒,鲜有不以静坐自修,复常以静坐教人者,谓此为圣人存心养性进学立德修业之门!然其静坐入 圣之方法,则皆不取之于道家,即取之于禅佛;二千余年来,无人为儒家树立一规模与体系,实亦深堪叹惜者也!唯圣功之道,重在修 证,知而不修,与不修等;修而不至者有之矣,未有不修而能至者也! 愿共勉之。
 

上一篇:十二、至命法要
下一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