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至命法要

        儒家命学罕传,夫子于性与命与天道,均罕言之,自孟子而后,此学或几乎绝矣!唯儒家非无命学,且其起源甚早;如《易·说卦传》 曰:“穷理尽性以至于命。”即为孔门圣学对于性命之一贯心传。故下章紧接而详阐之曰:“昔者圣人之作易也,将以顺性命之理。是以立 天之道,曰阴与阳;立地之道,曰柔与刚;立人之道,曰仁与义。”此即为合天道、地道、人道而一之;穷天地之理,尽人物之性,配天之道, 极其功以至于命,方为圣学之极致。《乾卦》亦谓:“各正性命,保合太和,乃利贞。”良以性命不可离也。故曰:“不至命,圣道不神焉。”
  后来儒者倡立命之学,袁了凡并以《立命篇》为书,即基于此一立字而来。唯须本诸天道、人道、地道合而立之,以至于命,方得立命 极旨。《易》曰:“崇法天,卑法地。”老子《道德经》曰:“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皆为合天、地、人三才而贯之学也。何以贯 之?曰以道贯之。此道亦即尧舜禹汤文武周公孔子圣圣相传之一贯道统也。立命须先知命,孔子曰:“不知命,无以为君子也。”孔子又自 言“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知天命,较知命又深入一层境地。上言穷理尽性至命之功,其中穷理之学,即知命之学。穷理而知之, 知而修之,修而立之,立而圣之。余常言儒家主圣化生命,道家主神化生命;此立而圣之者,即命立之后,复进而扩充其生命,圣化其生 命,而至于与天地同流与宇宙同住者是。
  经曰:“君子居易以俟命。”“君子行法以俟命。”居易者,居于“圣人所崇德而广业”之易道中,非朱子所谓平地也。居圣人之道,存圣 人之心,修圣人之德,行圣人之法,以俟圣人之命。所谓圣人之命者,即人生最高完成之“圣命”、“正命”也。俟命者,俟此人生最高境界之 完成,非俟富贵功名也。由“行法以俟命”一语,可知儒家命学,尚有命法存焉!唯其失传者久矣。夫子于《易传》曰:“天地设立,而易行乎 其中矣。成性存存,道义之门。”,又曰:“乾坤成列,而易立乎其中矣。” 且也“生生之谓易”,天地万物生生不息之理,全备于易。是故居易 者,居此行乎其中与立乎其中之易地与生地,故可以俟命,亦可以立命。此为圣道之权舆也!必如此解,方可广大尽天地,而性命亦确成 乎其中!如只就字解字,不彻其根源,明其真诠,惑矣!
  子曰;“易有圣人之道四焉。”俟命而须居易者,以其有圣人之道存焉!再证之以孔子于《易.传》曰:“是故君子所居而安者,易之序 也。”此为夫子之自道也。《易·传》又曰:“易简而天下之理得矣;天下之理得,而成位乎其中矣。”成位乎其中者,成圣人之位于天地之中 与易道之中也。守道而居,体道而修,本道而行,因道而化,此为圣人立其命而可与天地参之极功。由此更可证吾言之不诬也。宋元明清 诸儒,于命学均鲜有发挥;其静坐多取法于禅佛与丹道家,唯修命功,则禅佛门庭,亦难有所得;故此一如悬丝之圣脉,唯有求之于丹 道门庭矣。吾人今日而欲倡明儒家之命学,则唯有从《易经》中下手, 舍此便无他途可循。且丹道家之人生哲学与性命哲学之原理原则, 及其性功与命功之万金不换诀法,亦无不胚胎于《易经》中,而予以发扬光大之,方始构成其独立之学术思想与功夫锻炼之整个体系。 唯欲于易道中建立我儒家之命学,与圣功炼养之道法,非此文所能及,故唯有俟之异日矣;有志参究者,可从《大易》原文下手,并多做 静参功夫,默而契之,即当有得也。
 

上一篇:十一、修息法要
下一篇:结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