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修观法要

        修观之法,首见诸《易》。《易.观象》曰:“大观在上,顺而巽,中正以观天下。观,盥而不荐,有孚顒若。下观而化也。”《系辞》曰:“圣人 设卦观象。”又曰“圣人有以见天下之动,而观其会通。”伏羲氏之画卦,即用仰观、俯观、近取、远取而来。此为儒家最古修观之要义。道 家除用观法外,尚有存想法、定观法、道观法。佛家止观法门修观法,有空观、假观、中观诸法。要不外为对治此心也。治心散乱用止,治心 昏沉用观。或观法象,而得了然于万法归一,万象归一。或观理数,而得了然于万理归一,万数归一;或观此心生灭,而得了然于万生归 一,万灭归一。最后,归一之一,复归于无。天地万物,自虚无中来,仍复归于虚无中去。观得了无一物,了无一法,了无一身,了无一心;觅 物物不可得,觅法法不可得,觅身身不可得,觅心心不可得。不但想无其想,念无其念,且亦观无其观,心无其心,此为上乘观心法。
  坐看云起时,可得赏境之乐;坐看心起时,则可得赏心之乐。故《易》两曰“观我生”,又曰“观其生”,生生之机,其中有妙义存焉!提 斯此心,观念头起处,复观念头灭处,观念念相续,观念念相生;观念念迁流,观念念不住。于焉而用凝神寂照功夫,真心寂守功夫,久久 纯熟,此心便自渐渐收束,照守双用,则妄心自然停止;妄念自然不生,内外两冥,能所俱泯,而入圣定境界,亦即《大易》中之“寂然不 动”境界。此圣定境界,并非死灭境界,故能感而斯应,感而遂通。斯时之心,为无心之心;故斯时之应,为无应之应,而斯时之感,为无感 之感。故曰:我一无心,自然通神。此为由观我心法即观自心法,再上一乘而入于无心观法也。心生境自生,心息念自息。以无心观万物, 万物悉归无矣。最后,再简举一二修观法:
  一曰观物法要。人生一世,总在境物中行。不能得观物之要妙,便将为物迷,随物转而不能转物,为境转而不能转境;境亦物也。邵 子言观物法最精要,其《皇极经世》中《观物篇》有曰:“人也者,物之至者也。圣也者,人之至者也。人之至者,谓其能以一心观万心,一身 观万身,一世观万世者焉。”又曰:“以天地观万物,则万物为物,以道观天地,则天地亦万物。”邵子之所谓观,非常人之以目观,而系以心 观也;非观之于外,而观之于内也。返观观自心,内观观自性;寂观观其神,冥观观其生;此为修观之妙要。尧夫又曰:“夫所以谓之观物 者,非观之以心也;非观之以心,而观之以理也。”圣人之所以能一万物之情者,谓其能反观也。所以谓之反观者,不以我观物也;不以我 观物者,以物观物之谓也。既能以物观物,又安有我于其间哉?无我无物,物我两冥。天地自运,万物自生,而我能以无我之心,行于其 间,则随在皆有浴沂风雩咏归之乐矣。故《易》曰:“天地之道,贞观者也。”
  一曰观中法要:观中法要,与守中法要有异;体同而法异,理一而功不同也。于守之中可见本体,于观之中可见气象;于守之中可见 天地氤氲,于观之中可见天地生发。一身之生发,则其小焉者矣。陈北溪谓:“象山教人终日静坐以存本心,无用许多辩说劳扰。”余则间 恒教人“静坐以观本心”。只是存本心,为圣学初法,必加观本心功夫,方为圣学活法。是故罗仲素、李延平师弟教人于静坐时“静看喜、 怒、哀、乐未发之中,未发时作何气象。”后儒多宗之用以为参究功夫。此观中法,即观本心法与观天地法。他力主“学问之道无他,但默 坐澄心,体认天理而已;若是虽一毫私欲之发,亦退听矣”。不杂一毫私欲之心,即是本心,延平极崇《中庸》,尤重实修功夫,并以观未发 之中为圣学头脑。曾云:“圣门之传《中庸》,其所以开悟后学无余策矣;然所谓喜、怒、哀、乐未发之中者,又一篇之指要也。若徒记诵而 已,则亦奚以为哉?必也体之于身,实见是理,若颜子之叹,卓然见其为一物,而不违乎心目之间也;然后扩充而往,无所不通,则庶乎其 可以言中庸矣。”
  做圣人,非徒在识字明理而已,尤须从功夫锻炼上去变化气质,从气质变化上去实证体会,方能期其能心与道合、形与神化,而直超 圣域也。唯胡居仁对此独持异议,曾云:“罗仲素、李延平教学者静坐中看喜、怒、哀、乐未发以前气象,此便差;既是未发,如何看得?只存 养便是。”又云:“吕与叔苏季明求中于喜、怒、哀、乐未发之前,程子非之;朱子以为即已发之际,默识其未发之前者即可;愚谓若求未发 之中,看未发气象,则动静乖违,反致理势危急,无从容涵泳意味。” 此则为敬齐于静坐实证功夫,未到中程境界,故认未发气象,如何看 得?却不知默坐澄心,非观之以目,而观之以心;非观之以心,而观之以神;用神观功夫,久久功候到时,层层境界,关关各别,不少气象, 可教你亲自体认得到。
  未发时或未发前,一片清明,则确有一片清明气象;一片空灵,则确有一片空灵气象;在静坐中,当了无一物时,确有了无一物境 界;当灵光独耀时,确有灵光独耀境界;当虚室生白时,确有虚室生白境界;当天地、万物、人我打成一片、浑然一体时,亦确有此一种浑 然一体无可分别境界!凡此非功候到,便无能亲证;非亲证,便无法以言语文字教汝信得实也。譬如吾人坐看云起时,或坐看日出时,太 空中确有云起时与日出时景象可看;且当云未起前与日未出前,亦确有一种未起未出前景象可看;一片漆黑,便是一片漆黑;一片光 明,便是一片光明;一片清虚湛澈,便是一片清虚湛澈;空空洞洞一尘莫有,便是空空洞洞一尘莫有。亦即所谓无物之物,无相之相者 是!唯未发之中,全须在先天境界中方能体证;此种体证,亦可以说是无体之体,与无证之证;唯有默体默证,自体自证而已。在此有如 哑子吃蟠桃,只许自知,而不可言说矣。
  因儒家中人,十九不重实做功夫,只求认字解句掉文说理;在躬行实践与气质心性之变化上,毫不注重,此所以千古来自孟子而后, 圣人之所以不世出也?故特于此段,多赘数语,冀能有以挽颓风而敦圣学。
  一曰观照法要:观者观窍,照者照窍。观心体时,则照心体;观神穴时,则照神穴;观黄中时,则照黄中;观命府时,则照命府。或先观 而后照,或先照而后观,或观照同时。或观照错行,或双寂以为用,或双修以为功。至若用照,道家中人,恒多用凝神寂照法,与回光返照 法,均为修证上之要紧功夫。
  一曰冥观法要:冥观法要,为三家之共法,由神秘主义哲学而产生。凡形而上道体之修证,与形而上哲学之彻悟,均须由冥观法入 手。在此儒家多用冥观太极法,冥观无极法;道家多用冥观黄庭法,冥观玄关法。人与天合一,人与神合一,心与道合一,心与万物合一, 个人与天地同流,与宇宙同体等等,一切最上乘境界,及不可思议不可言说之神秘境界之成就,也即是二三家圣人所标举之人生最高绝对 境界与极限境界,均可用冥观法修证之。由忘我而至于无我,由无我而至于无物、无念、无境、无心;再进而至于我与物冥,心与境冥,神 与道冥;天人同冥,斯为至极矣。
 

上一篇:九、修定法要
下一篇:十一、修息法要
返回顶部
北京赛车pk10 北京pk10开奖直播 北京赛车官网 极速赛车开奖记录 极速赛车官方网站 极速赛车计划 极速赛车 腾讯分分彩 365bet平台 365bet体育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