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修定法要

        《大学》以“知止而后有定,定而后能静,静而后能安,安而后能虑,虑而后能得”等五步功夫,系于知止之后。定、静、安、虑、得五者, 依次敷列,谨严有序。其意即圣学之要,在知事理当然且复至善之极地,能止而勿迁,则自心有定所而志有定归,心志一定,即能得静境, 使心不妄动,便得心安之境,自此以下,均系言定静之功效。
  就《大学》内圣外王一贯之旨趣言,其理实为天经地义而无可非议者。唯若全就心性内养功夫而言,亦即是就炼养心性以期超凡入 圣之圣功内景而言,则应由修静以入定。即是应为“静而后能定,定而后能安……”且其“安而后能虑”之虑,亦应作无虑之虑解;此即所 谓不虑而知,不思而得者是!与诚者天之道及从容中道之道合。其 “虑而后能得”之得,尤应作无得之得解,此即所谓不有而有,无得而 得者是!此与不勉而中及不思而得之道合。
  须知:不知之知,方为大知;不虑之虑,方为圣虑。不有之有,方为大有;无得之得,方为神得;一无所虑。则无所不虑!一无所得,则 无所不得。千古来解家,多只依文寻义,逐字求解,故始终未能“透出天地外,不落世尘中”也。心安性定,心定神闲;用能“曲肱而枕之,乐 自在其中”矣。定于一,且系超动静之绝对定;于焉静则内外皆静,定则内外皆定;不随物化,不逐境迁,常惺惺,常寂寂;常寂寂,常惺惺; 住混沌中,由内外两忘,而入于内外双泯境界中。当此时也,虚灵一耀,即易与先天相接通;因之而一通一切通,一化一切化,一悟一切 悟,一得一切得矣。道家修先天道者,多从此处下手。
  静中观万物,万物莫不静;定中观天地,天地莫不定。是故此心一定,便可与天心相应,并可神人相感!盖在真定境中,宇宙天地万 物人我,豁然会通,而合为一体矣。经世治平等帝王事业,直草芥与粪土耳!何足道哉?修道人之所以能渺天子而贱王侯者,即个中别有 天地在也。故孔子曰:“富贵于我如浮云”。能看开一切,方能放下一切;心不能定于内,而常动于外,则即一微尘,亦看不开,放不下,何 况名利、死生、家国、天下之大哉?最后,再为简述修定法要。
  一曰守窍入定法,亦即守一入定法,为三家治心通法。万念纷飞,我守其一;妄心散乱,我守其一。制心一窍,外不入内,内不缘外, 一念不起,一意不生,即得定境。守窍之功,妙化万千,唯究守何窍,易得定心,则常因人而异授,随师而异指,不可一概而论也。
  一曰制中入定法:制中入定法,亦即守中入定法。窍可随师而指,人身诸窍,莫不可守,中则只一,不可有二。此在道家丹道派中, 谓之窍中窍,又称圣窍,即遇明师,亦非得其人不传也。孔子恒称中庸不可能也,即此之故。此“中”,须于阴阳动交中得之,须自证始知。 《中庸》曰:“君子之道,费而隐。夫妇之愚,可以与知焉;及其至也,虽圣人亦有所不知焉。夫妇之不肖,可以能行焉;及其至也,虽圣人亦 有所不能焉。”又曰:“君子之道,造端乎夫妇;及其至也,察乎天地。” 即此中道之传也。历代解者,多只是解字解句而已!因此全系指天地万物大本天(疑为“大”)根之道而言,故可由一尘之微,而可至乎天地也。制此一 “中”,即可得此心与天地悉皆定之神妙境地。
  一曰敦艮定法:敦艮入定法,为儒门特有之定法。《大易·艮》曰: “艮其背,不获其身。行其庭,不见其人。”注曰:“艮,止也。一阳止于 二阴之上;阳自下升,极而止也。”言修行人,当止其所当止,而止亦止,行亦止;静亦定,动亦定,斯为常止常定。故曰:“时止则止,时行 则行;动静不失其时。其道光明。”又曰:“艮其止,止其所止。”“君子以思不出其位。”止其所者,止于至善之极地也;故曰不出其位。迄乎 上九则曰敦艮吉。注曰:以阳刚居止之极,敦厚于止者也。此诀首守之余下,元阳自生而上升,至其极位而止,再守之于上。阳刚至极,一 阳在天,群阴自伏,定而勿失,自全其纯阳至善之境;是故最后曰: “敦艮之吉,以厚终也。”此为彻始彻终之动静行止皆定之不二定法。 且远较佛家之四禅九次第定为殊胜。
  一曰随缘定法:随缘定法,即随心定法,亦为儒家特有之定法。《大易·随卦》首曰:“随。元亨,利贞无咎。”又曰:“随之时义大矣哉! 随者,从也,顺也。使心住心位,境住境位,以物付物,以心付心;二六时中,行、住、坐、卧,皆得定心,故虽随而实止,虽随而实定。此心自 有主宰,则天地悉皆归,万物纷纭,万事杂陈,何能动得分毫。因其来而与之俱来,因其往而与之俱往;上之下之,左之右之,无不宜之。此 即孔子所谓“从心所欲而不逾矩”之象也。入万尘而不染,处万变而不动,应万事而不乱,适万死而不惧,要皆由心中自有主宰,故能随 万缘而自定也。随万缘而定,则自无所住而不安。正《中庸》所谓:“君子素其位而行,不愿乎其外。素富贵行乎富贵,素贫贱行乎贫贱,素 夷狄行乎夷狄,素患难行乎患难。君子无入而不自得也。”能无入而不自定,则自能无入而不自得矣。自定者,自定其天地之尊;自得者, 自得其天地之大,故能“曲肱而枕之,乐自在其中矣”。此为孔颜之乐,亦即孔颜之定。宋儒常教人寻孔颜乐处,唯有于此中求之。定法 尚多,举此以略示一二耳。
 

上一篇:八、修静法要
下一篇:十、修观法要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