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修止法要

       《大学》开端,即揭提“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新民,在止于至善。”世人皆曰三纲领,实则圣学只明明德一着,功夫只止至善一着。 明明德者,明我之明德也,为内圣功夫。新民者,新民之明德也,为外王事业。正己以正人,立己以立人,圣已以圣人,化己以化人,要皆为 推己及人以及天下之大道也。而此一内圣外王之道,一是以“止于至善”为本。传曰:“缗蛮黄鸟,止于丘隅。子曰:于止,知其所止,可以人 而不如鸟乎?诗云:穆穆文王,于缉熙敬止。为人君,止于仁;为人臣,止于敬;为人子,止于孝;为人父,止于慈,与国人交,止于言。”凡所 举,皆所当止之德行,亦即所当止之地。其他如举仁、义、礼、智、信如举、恭、宽、信、敏、惠,以及如孝悌、忠信、礼义、廉耻,如智仁勇等一切日用伦常中之德行,要皆为当止之止,并以至善为极地。
  《书·咸》有一德曰:“德无常师,主善为师。善无常主,协克于一。”此其止至善之所本也。《易·系辞》上曰:“一阴一阳之谓道,继之 者善也,成之者性也。”故至善是道体,止于至善,亦即止于道也。道散而为德,以为人生之行为标准;故道一而德行可万;万行万德,各 有所立,名有所名,要皆以无过无不及,而协于至善为极则。故圣功心法,首贵知止。唯心之为物,易放难收,易驰难制,易动难伏,易纷 难一;究竟应如何方能止于至善?应止于何处方合至善?应如何止与如何才能止?千古来无人得其真传,亦无人传其真义!夫道,一而已 矣。故大学之道,即中庸之道;孔孟之道,即尧、舜、禹、汤、文、武、周公历圣一脉相传之道;立道统者,立于一也。一则中,中则一;即中得 一,即一得中;二而一,一而二也。唯中唯一,则不二不三,无有对待,此一不二之绝对体,即为至善之地。故书曰:“德唯一,动罔不吉;德二三,动罔不凶。”曰“勿贰尔心”。勿贰尔心,即宜一其心也。
  《中庸》曰:“天地之道,可一言而尽也,其为物不二。则其生物不测。”其为物不二者,究为何物?为何不二即能生物不测?此最宜仔细 参详。不二即一,一即太极,太极即阴阳,阴阳即道。道生天、生地、生万物,道亦生一。故止于至善,即止于道,止于一,止于中也。何谓道? 一阴一阳之谓道。何谓一?阴阳未判犹在太极境地之谓一。何谓中? 在天为天地交泰、在人为喜怒哀乐未发之谓中。交而得泰、发而中节 之谓至善,亦即谓和。明乎此,方能了然于“致中和”,即能“天地位焉,万物育焉”之理。若移之于《大学》,则可以说:“致至善,天地位 焉,万物育焉;圣功止焉;神化极焉。”是即合天道与人道于一炉,而皆反求诸心而自得之也。由上可知修止之要,在求其能止于喜怒哀 乐未发之中,与发而皆中节之和,此即为至善之地。斯中和系赅未发已发言,合其体而言则即为一也。先天一,后天一;亦即先天道,后天 道;无二无别。故云其为物不二,而其生物不测。不原其交泰之道,何能有此?最后修止之法。一曰系心止法:系心一处,不使放失,一放即 收,使勿散乱,久久自伏;此亦名系心守窍法。一曰克心止法:起念即克,有想即制。此为克念为圣,与克己复礼归仁之功。
  佛名制心止,《遗教经》谓:“制心一处,无事莫办。”吾儒亦谓“以礼制心”,皆克心止法也。一曰静心止法:清静其心,使一念不生,生 则静之,务勿动驰。清净其心,使一尘不染,染则净之,务无一物。静则天心自见,净则一灵独耀。此为根本法也。一曰定心止法:心定于 一,则心自不动。神守于一,则神自得定。心定神凝,湛然寂照,则玄通妙化,上极于天矣。人当杂念交起,妄想纷飞时,能念念归一,而至 念念归无,则自得定心。修此法,尤须自念头起处截去,务使不起不续,则自得无念定。《大学》曰:“知止而后有定,定而后能静。”由定而 静,由静而定,一也。一曰道心止法:此为去人心以合道心,灭人心以存道心,修道心以正人心,本道心以率人心之大本大根法,亦即为天 人合一止法。
 

上一篇:六、格物法要
下一篇:八、修静法要
返回顶部
北京赛车pk10 北京pk10开奖直播 北京赛车官网 极速赛车开奖记录 极速赛车官方网站 极速赛车计划 极速赛车 腾讯分分彩 365bet平台 365bet体育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