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格物法要

       格物为入圣之门。养气之要端,性道之实功,与诚正修齐治平之大业,均以此为初基。历代解者,聚讼纷纭,莫衷一是,要以程朱陆王 之争为大。朱子承小程之说,谓“格,至也;物,犹事也。穷至事物之理,欲其极处无不到也。”是以即物而穷其理,进而穷极天下事事物 物之理,以为《大学》始教功夫。此乃博物之学,理事之学,与圣人身心性命之圣脉圣学,毫无干涉。陆王则反之,不主即物穷理,而主即 心穷理,即心即理;象山恒教人终日静坐以存其本心者,即此也。至阳明而大倡之,成心学一派,与程朱之理学相对峙,门庭各别。夫格 之古义,本有来义(《书·舜典》“格、汝舜”),至义(《书·尧典》“格于上下”),正义、去义(《书》曰“格其非心”,《论语》曰“有耻且格”,孟子曰 “唯大人为能格君心之非”);余义尚多,要以训去为正。
  故陆王一派,主格物系指格去物欲言,物欲交炽于内,痼蔽其心,遂失良知,尘物不去,则心不得明,而知不得致。物欲不动其心, 妄念不摇其神,心无所蔽,亦无染执,则本心之良知自见,如拨云雾则日月自见者是。故曰“致知在格物”、“物格而后知至”也。余故曰: “格物者,格此心中之物也,非格天地之物也。”天地之物,为实在之物,故不可去;心中之物,相也,欲也,意所生也。故可格而去之。外物 不入于心,内欲不生于心,则即是无物、无欲、无念、无动之本心。以此诚意,则其意不待诚而自诚;以此正心,则其心不待正而自正;以 此复性,则其性不待复而自复;以此明明德,则其明德不待明而自明;以其本来如是,故即如是;无用修为也。圣人之道,彻上彻下,只 在内存其本心一着。本心得存,寂然不动,一念不生,不尘不染,则自人欲净尽;人欲净尽,则自天理流行;天理流行,则自天道昭彰,而人 心与道心,无二无别矣。
  余故常言:“去人欲则天理存,死人心则道心生。”又曰:“心中无一物,天地自清宁。”“心中无一事,圣道自然成。”功名富贵,天下国 家,皆物也,皆事也;能塞其兑,闭其门,使此心天清地宁,无物无欲,无念无意,则孟子所谓“富贵不能淫,威武不能屈,贫贱不能移”。有 如反掌折枝之易矣。且其于道也,利害不能摇,毁誉不能动,生死不能变。处富贵而无富贵心,何淫之有?临威武而无威武相,何屈之有? 居贫贱而无贫贱相,何移之有?遇得失而无得失心,何摇之有?适毁誉而无毁誉心,何动之有?当生死而无生死心,何变之有?其所以然 者,以“心中无一物”“心中无一事”也。由此可知,格物之功,亦通克己之功;己不克则礼不得复,物不格则心不得存;礼不复,心不存,欲 其得养天地浩然之气,得致万古常真之知,犹蒸沙而欲其成饭,不可得已!
 

上一篇:五、养气法要
下一篇:七、修止法要
返回顶部